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吉林白癜风能治疗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5:51:4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吉林白癜风能治疗吗,云南白癜风的病因,山东滨州华海白癜风,山东滨州华海,巩义白癜风医院,湖南能不能治愈白癜风,福建白癜风症状

  

  

  

本报特约记者 宋彦成 许伟明 常涣东 阆中报道

【前言】

四川南充的阆中,因古城而闻名。从成都出发,一路向北,就来到秦巴山南麓的阆中古城。很难想象,在川北的山区里,有那么一座城,留存着古老的街巷和建筑,也保留着多彩的传说和故事。

本期锦绣,我们探访的是阆中的两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包括四川皮影戏的分支川北王皮影、阆中丝毯织造技艺。在这两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上面,我们都能看到中华大地的某种艺术,在一个地方扎根生长后,所表现出的让人惊艳的地域特征,并且都成为了阆中这个县级市里非常重要的国际文化符号。

当然,这两项非遗也有着明显的区别。首先,皮影戏是民间演艺,而丝毯是奢侈消费品,两者的消费群体有别;其次,川北王皮影主要是王氏家族在传承,而丝毯制造技艺主要依靠工厂传承,两者的传承族群有别。但这两项非遗的处境却是相同的,在机器大生产、快餐消费的时代背景下,两者也都面临着市场萎缩和某种程度的传承危机。

因此,我们希望通过两个故事的讲述,来呈现两项非遗的不同精彩,尤其是呈现不同的传承主体在变迁的时代背景下,与民艺共同经历的跌宕命运;以及,在当今的文化旅游勃兴的背景下,这些传承人们又是如何进行坚守和创新的。(许伟明)

【一】阆中王氏的皮影家业

天下皮影源出陕西,而陕西皮影起自李夫人。夫人的兄弟李延年,唱了一首《佳人歌》,使得汉武帝听后叹息:“善!世岂有此人乎!”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”

后来,李夫人早逝,汉武帝悲恸不已:“上怜闵(悯)焉,图画其形于甘泉宫。”然而,武帝太过思念李夫人,“方士齐人少翁言能致其神”。然后,在夜中请武帝坐在远处,用烛光照亮李夫人形象的剪影,“遥望见好女如李夫人之貌,还幄坐而步。” 自此后,皮影成为汉武帝的慰藉。

以上李夫人的事迹载于《汉书·外戚传上》,与阆中“王皮影”传承人王彪所言大体一致。另据考证,说设帐观影并非是为了李夫人,而是武帝另一宠妃王夫人。不管是王夫人还是李夫人,只都是多情种子为红颜一去伤情感怀以寄相思。《海阳竹枝词》有诗云:“张灯作戏调翻新,顾囊徘徊知逼真。环佩姗姗连步稳,帐前活见李夫人。”

皮影始于汉代,于宋时成熟,至清道光年间兴盛。在四川,皮影又称“皮灯戏”“灯影儿戏”,取灯盏光影映射在幕布上的提线皮偶表演,配以川剧声腔,杂以川北民歌小调,借以演绎戏文故事,故皮影有“电影之父”之称。在阆中乃至四川,以王氏皮影为一绝。王彪、王舫兄弟是“王灯影”第七代传承人,据长兄王彪口述,灯影在阆中已有350年,约在清康熙年间进入川北地区,流传至今。

王彪祖父王文坤先生早年学木雕、剪纸技艺,19岁时拜入川北冯朝清皮影班主李云亭门下,从此开始走村串街“耍影子”。继任班主后,王文坤在渭南皮影基础上进行改革,创立了影像较大,人物造型圆润,剧目更广的“王灯影”,颇得当地人喜爱。文革期间,因皮影多演帝王将相之事,因此不得不废止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文艺抬头,皮影得以平反,王文坤先生便出来“搞”皮影,不过当时表演只是为了混口饭吃。

据王彪回忆,自己从小跟着祖父外面跑,觉得有趣,一年之间重复表演,也就慢慢知道一场戏里涉及的人物与道具,以及怎么摆好人人马马。按王彪的说法,他的祖父教授自有一套方法,从来不肯直接指错校对,而是亲身来做示范。

至于他自己,却也勤勉,初学艺时,祖父先请人教他练习器乐,掌握之后才学唱腔,一边学一边演,最后才学习雕刻皮影。这是学习皮影的必由之路,只有在通晓故事全局和人物性格后才能胸有成竹并可操刀雕刻,但在此之前还需以纸板练习。不过,渭南皮影就有专门从事雕刻而不演戏的,会演的未必会做,会做的不一定会演。凡皮影以驴皮或牛皮(在阆中主要是牛皮)雕刻讲究一气呵成,稍有差池便前功尽弃。一人可完全“走影”(表演皮影),会唱能耍,少则五年,多就是一辈子的事了。

【二】“王皮影”的出走和回归

在王彪的记忆中,集体经济年代正是皮影的黄金时代。那时候农民在一起务农,又不通电,观看皮影戏成为夜间闲暇之余的集体娱乐活动。但是,自土地改革为家庭承包所有制、集体生产经济破坏之后,加之上世纪九十年代始青壮年从农村的出走,以及随着电线进来的电视和电影放映队,皮影的市场受到挤压日渐萎缩。在皮影传承人王彪看来,一门艺术的好坏就取决于市场,当艺术从业者生存困难,那么艺术就难以为继。

1986年底,奥地利文化参赞卡密斯基来华,四川省群众艺术馆为其安排了一场由王文坤表演的单人皮影。在一场“穆桂英大战杨宗保”的川剧折子戏后,王文坤仅用15分钟就操刀雕刻成皮影“喜鹊登梅”,使得立在一旁的卡密斯基连连称奇。后来,在卡密斯基的促成下,王文坤家庭皮影艺术团于1988年6月代表中国前往奥地利参加世界艺术节。在“音乐之都”进行12天的演出后,一时名动维也纳,架不住当地市民的热心挽留,又延长出演10天。此间,王文坤受到奥地利总统的亲切接见,并获得一枚金质奖章。一时之间,王皮影的声名随着报章新闻的传播不胫而走,也就是在此完成了从王灯影到“王皮影”的蜕变,至今是王家人眼中无尚的荣耀。

“王皮影”声名日隆,虽然如此,王文坤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在继孙女外出务工后,长孙王彪也于1991年前往东北打工。“爷爷不让走,没有办法,成家了有小孩,要盐没盐钱,思来想去还是得走。走前,爷爷对我说:‘皮影不要在你这画上句号。’”

祖父逝世后,王彪来到深圳康达尔集团下属的养殖场养猪,想着挣一点钱,把技术学好,回家致富。因为干活细致,因缘际会与董事长相识,在告知自己是王皮影传人后,认为养猪大材小用了,要他回去继续搞皮影。他说搞皮影没有市场,董事长应允他再做一年,一路擢升其为副总管、总管,工资可以拿到每月12000元之多。他觉得这挺好,就不想走了,然而满一年后财务要他结账走人。走哪里?怎么回去?想来想去还是再去东北吧。

2000年,他从北京转车之际,便在琉璃厂闲逛,看到一家店铺的橱窗里摆着四川的皮影,就凑上前观看,店主躺在椅子上半天才说话:“你懂皮影么?”于是,他就比划了起来,店主感到奇怪,问他认不认识“王皮影”王文坤,他说正是自己的祖父。店主大喜,将他介绍给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兼皮影收藏家赵树同先生,他就想着前去拜会。

赵树同老师对他说:“我收了很多皮影,但都是死的。”那天酒饭后,他就给妻子通了电话,从阆中找一些人到成都来组建皮影戏班子。后来他们还是在成都的“顺兴老茶馆”开演了。“在成都的头一年几乎都在赔钱,七八个人,五毛钱的菜吃三四天,市场的废菜叶子也吃。赵老师看到他们很辛苦,便鼓励他们:‘认定的路要坚持,放弃就一无所有。’”两个月后迎来转机,香港康乐记文化事务所的人来看演出,之后便邀请他去香港参加公益演出。按王彪的说法,正是这两个人让他一直坚守皮影。守得云开见月明,2004年最高峰的时候夫妻二人每月就有将近15000元的收入。

“2004年阆中旅游刚起步,阆中市委书记找我。当时阆中游客少,我不想回来。但是他的一句话触动了我的神经。他说:‘王老师啊,民间文化、民间艺术是有家的、有根的,根就在阆中。”王彪兄弟二人回来后,便在一家客栈里表演皮影,签了十年合同,月工资1300元,在阆中也算中等收入。2007年,兄弟二人出来创业,租赁嘉陵江畔的一套房子作为表演场地,为赶在当年最后一个黄金周(“五一”节假日)前,两兄弟决定赌一把,投入了将近30万元,并于4月28日正式开业。“七天时间挣了十五万,这给了我们很大的自信”,好日子眼看就来了。

【三】 再续百年皮影梦

这中间也免不了曲折。其中最艰难的是2008年的汶川地震,对四川整体旅游市场的影响很大。“最困难的是2009年,外地游客微乎其微,在家一天到晚看不到人,每天面临的房租是600块钱,一家四代人,大小几十口,节约又节约,一天最少也要一百块钱的生活费。”“每天晚上睡不着觉, 还不能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家人父母知道。”

后来辗转借到4万元,维持到2010年,旅游市场逐渐恢复。就在这一年向当地政府申请要地,共批得4亩(后又得6亩),在阆中政府的引导支持下,规划建设王皮影民俗文化园,通过找熟人朋友出面贷款300余万元,终于将这个地的产权拿到手。目前,王皮影民俗文化园正在筹建中,总投资约需5000万元。

王皮影民俗文化园内日后将开展皮影传习、展览、演出以及工艺品的制作等内容,并主打“王皮影”的品牌。在此基础上进行旅游品开发,并且只在阆中王皮影民俗文化园内生产与售卖。纯手工制作的“王皮影”,借助传统的故事,涉及到阆中的人文景点,山、水、城等200多种类型产品,目前市场上已经投放有四十多种(皮影工艺品),并预计以两到三年为周期推出新产品以满足市场需求。

皮影之路艰辛不易,但王彪从未对他人说过,旁人只晓得他今天风光,而不知道他过去的困顿。“(从前)民间艺人自己把自己看得很低下,有领导来合影,也觉得不好意思。”如今,王彪被人尊称为“老师”,拥有“艺术家”和“工艺美术大师”的头衔,身份有了转变。依他的话说:“民间艺人有了阳光,看到了阳光,从前自生自灭,现在有政策扶持,从国家层面上得到了认可。”自从2008年6月“王皮影”获批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之后,高校教师、学生不断来阆中进行调查研究、发表论文, “也是一种宣传”。

“坚守皮影很难,受到新事物的冲击大,八零、九零后不了解皮影。起先我这一共招了22个学员,8个月过后,陆续离开了。没留下的原因是什么呢?一开始觉得这耍皮影的这三根棍太简单了,但入门后发现其实皮影的门道太多了,后头坚持不下去。”离开的原因也并非是生活所迫,“还有的学员家庭条件也都说得过去,不愁吃穿。其实,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皮影是一个冷门,学完了哪去就业?你能不能独当一面?”

从一开始,“王皮影”就是走市场的路。如此,现在的皮影表演配乐主要靠录制好的光碟,耍影子的时候跟着音乐走,时间也短,他们(表演的人)不唱只比划。观看皮影表演为每人五十块钱,一般是旅行社、团体来包场,一场八百,散客也接,但倘若游客来议价却无论如何也不表演了。

我们坐在嘉陵江边对谈,十一月初天气尚暖,微风拂过江边垂柳。“到最后一个学生,从内心真的想把他留下来,结果去当兵了。”当谈到这一桩旧事的时候,他的嘴角颤动不止。所幸,王彪的子侄还在坚守。

王小兵是王彪的儿子,早前在外面读书,原本是要做老师的,一次学校考试有一道填空题,题为:“1988年四川阆中人__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表演皮影?”他不知道,老师让他回去问父亲。回家问过之后才明白原来,空格是自己的曾祖父的名字。受此触动,王小兵毕业之后就回来跟随父亲学习皮影。“王皮影”目前主要是王氏家族在经营,王彪认为,皮影只有靠家族才能传承,发扬光大靠社会,皮影要走进学校,让更多的人知道。(责任编辑 刘川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云南白癜风好治愈吗